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齐蹇衍生/武侠AU】大侠齐和教主饼03

  大侠和邪教教主的AU,生了个女儿(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 =!),正文时间线的时候,他们俩已经没有辣么年轻了,他们的闺女都已经到了能闯荡江湖的年纪了~ 都是又老又俗的梗,我只是单纯的想写个双白的女儿,然后看他们携手江湖,平安喜乐~ 


图/糖酥酥   文/苏糖糖

10、

“自己回去,或者让阿大把你打晕了带回去,选一个吧。”

蹇宾说的温柔,但说出的话语却跟宠溺不沾边,还带着隐隐的威胁。

蹇月噘嘴,动动胳膊。

阿大看了蹇宾的脸色,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但不等蹇月开口,蹇宾又说,“这事没得商量,撒娇也没用。”

撒娇有没有用,不试怎么知道,蹇月腹诽着,绕开蹇宾不理他,虚点着跟在蹇宾身后的小八和小九的鼻尖,“训斥”道,“我父亲来了为什么不提醒我?!提早给我报个信会死么?”

小八小九卖着可怜点点头,“会……”

这个答案得到了蹇月恨铁不成钢的一个白眼,蹇宾没忍住的轻笑和阿大哭笑不得的摇头。

蹇月本来也是逗个乐子,讨好的笑出了酒窝,亲昵的挽上蹇宾的胳膊,连拉再拽的往屋里带。

“父亲啊,您怎么就亲自过来了呢?”把蹇宾按在屋里的主座上,再给他的茶杯里续上水,端到眼前,蹇月拿出一副凡事好商量的狗腿口吻,“您现在这么日理万机,有什么事情让阿大传个话不就行了。”

蹇宾喝着自家闺女亲自倒的茶,但笑不语,反而是阿大在那里不太认真的告饶,“我可没把您请回去的本事。”

“你是我女儿,你那点小算盘我还不知道。”蹇宾一副教训的口吻,却不算严厉,“与其到时候让阿大多跑一趟,我还不如亲自过来。”

‘可这里有齐之侃啊!半个时辰前他还问我吃不吃姚记的桃花酥啊!’蹇月在心里大翻白眼。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应该写那封信刺激他父亲,可她当时只当两人有感情波折,谁曾想齐之侃还和整个七星教有这么大的过节啊。

前者调和了,蹇宾也许会开心,至于后者……真的有调和的可能么?

蹇月心里也没底,但她能做的,只有留在这里,探听更多。

“哎呀!”蹇月跺跺脚,开启了撒娇模式,“我真得必须离开这么?等我明天参加完这次的武林大会好不好。”

“我说过了,这件事,没得商量。”蹇宾无视自家闺女的撒娇技能,说的心平气和斩钉截铁。

他不想见的人,也不像让他的阿月有过多的接触。

“可您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我晚饭还没吃,很饿的。我们先吃顿饭如何?”蹇月的想法很简单,拖……能拖一顿饭是一顿饭。

蹇宾却笑得让他心里发毛。

果不其然,阿大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个饭盒,一层层的打开,全是看起来就很可口的糕点。

“来的路上看到一家点心店生意不错,就顺手买了几种。据说这个桃花酥是这个时令的特色。”蹇宾一挑眉,一副你先尝尝的神色,将那盘桃花酥往蹇月那边推推,“先垫垫肚子,我在隔壁风浔镇的紫云亭定好了二楼的包间,那开窗便能看到临江的景色。风浔镇离这很近,快马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到。那今天晚上还有河灯会,到时候夜色罩下来,河面上星星点点的,阿月应该会喜欢。”

“……父亲你赢了。”蹇月只能如此道。

叹气,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蹇月决定把话挑明,“父亲,我需要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不能留在这里。”

“我担心你啊。现如今,江湖动荡,你又是七星教的少主,一旦身份暴露,在这全是敌人的钧天镇里,太过危险。”蹇宾却是放软了态度,动之以情。

“可在齐之侃出现之前,你已经默认了小八跟着我就是安全的!”

听到那个名字,蹇宾端起茶杯的动作顿了一下,但还是凑到嘴边,抿了一口,面色如水,“我是低估了毓埥的本事,没料到他有这么大的动作。”

看到蹇宾那一顿时,蹇月几乎想立刻乖乖回家了,但她还是狠下心来,要知道真相,“齐之侃对于我而言,到底是多大的威胁?当年七星教被灭又是怎么回事?!”

“你真想知道?”蹇宾放下茶杯,抬眼望她,眼神晦涩不明。

“想知道。”

“也罢。”蹇宾挥挥手,在场的阿大、小八、小九纷纷出了屋。只不过阿大走的窗,那两个小的开的门。

蹇宾有些疲惫的靠在了椅背里,“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他只是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想当大侠,名门正派、威震江湖那种。

“但那个时候,七星教,已经被江湖视为邪教。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将我的真实身份展现在他面前,然后把他带回了教里。

“当时的长老对于这一举动十分反对。每天占卜的十卦里,有九卦是说他是我教的灾星,可我不信。

“后来某一天,日月相继消失后又出现,那位长老就一口咬定他定会背叛我教。我当时还是不信。

“可自那之后,我教据点屡屡被袭得手,关于他给遖宿通风报信的说法越来越清晰。还没等我想清楚信与不信的时候,毓埥已经带着人包围了天玑山,只是因为找不到上山的路,迟迟无法动手。

“全教都在森严戒备的时候,他执意下山。

“我阻拦未果。

“他走了半日之后,毓埥就带人打了上来,好在全教当时大部分都通过密道下了山。

“自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为何不杀他。”蹇月是不信他父亲的宽宏大量的。

对此,蹇宾有些迟疑,但还没等他找到答案,小八已经在敲门之后直接进了屋,略一施礼便低声禀报道,“齐之侃来找少主来了,已经在往二楼走了。”

“什么?!”蹇氏父女的反应到出奇的一致。

原来小八小九出了房间后,一个留在了二楼的走廊里,一个下了大厅。之前未曾想齐之侃来的可能,在大厅里盯着的是未见过他的小九。好在在走廊里待命的小八眼睛尖,看到齐之侃上楼就来禀报了。

小八刚刚进来之前,随手取了好几间房间,包括他们这间的号牌,估计还能再拖延一点时间。

小八简单地说明情况,阿大也从窗户再次进来。

蹇宾却让阿大速度离开,“他认识你。”蹇宾只是这么说。

“那教主你呢?”阿大很是担忧。

蹇宾却环顾房内,目光锁定了那个梨木雕的衣柜,走上前,开了柜门,确认了一番,“我先在这里避上一时半刻。”

阿大还有话说,房间外,齐之侃询问客房号的声音已经隐约传来。

时间紧迫,小八躲到窗外,阿大直接从窗外离开。蹇月刚帮蹇宾缩进衣柜,门外就响起了齐之侃敲门声,“请问,是齐月的房间么?”

蹇月赶紧给他父亲收好衣摆、掩上柜门,跑去开门。

齐之侃惦记这蹇月未进晚餐,是带着姚记的桃花酥的。

蹇月接到油纸包的同时,表示感谢。

而齐之侃也不准备多留,就要离开。

本来嘛,虽然是客栈,但进入小姑娘的房间总是不好。

却在离去时,好巧不巧,瞄到了正对着门口的桌子上摆着的点心和茶水,心下有些诧异。

蹇月也注意到了齐之侃的目光,赶紧解释,“你提到他家的桃花酥么,我就去买了,还买了其他的。”

“那我……”闻言,齐之侃看着蹇月手里的小小的油纸包,不知是否应该拿回来。

蹇月却一把把桃花酥藏在了身后,“他家桃花酥真的很好吃,我刚刚还觉得自己买少了呢。”

“那我就……”齐之侃本是轻笑着想说些什么,可气势却在下一秒危险起来,视线向拐角处迅速一扫,“什么人!”

蹇月抬眼只看到了一个从拐角处消失的黑影,好像是阿大。

而她刚刚,感受到了杀气。

齐之侃则是来不及再说什么,身形一闪便追了出去。

不管阿大释放出的杀气是否有意,蹇月只希望他不会被齐之侃追到或认出。她此时也无心其他事,进了房门,桃花酥往桌上一放,三步并两步走到了衣柜前。

一打开衣柜,果不其然,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

蹇宾有些狼狈的从衣柜里出来,询问蹇月如今的情况。

“阿大把齐之侃引走了。”蹇月一边帮蹇宾整理外袍一边说。

蹇宾皱眉,却没多说什么,“待会让小八小九他们先去找阿大。”

“好,我们也快走吧。”蹇月突然就想通了。

惊诧于蹇月的决定,可还不等蹇宾说什么,客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推开。

同样一身白衣的齐之侃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两人,完全愣住了。

同样定格的还有蹇宾。

在蹇月无措的来回望了几次之后,齐之侃才在蹇宾要做出什么行动之前,叫出了那个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名字——

“阿蹇……”

————————————————

我以为这会是短小的一章,然而我为了最后小齐的这一句“阿蹇”写了3000字……_(:з」∠)_

—————————————————

下章预告:

应该会出现的片段1:

被抱住的瞬间,蹇宾僵直了身体,手推在齐之侃的肩膀上,却没有用力。

围观了全过程的蹇月表示,父亲大人,你那招在江湖上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白虎掏心呢,用啊!

可能出现的片段2:

“你想告诉我,这就是你当年头也不回的一走了之的原因,你以为我会信你?”

他之于他,是最大的信任。但现在,他说他不信了。

评论(28)
热度(57)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