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齐蹇衍生/武侠AU】大侠齐和教主饼02 ​​​​

大侠和邪教教主的AU,生了个女儿(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 =!),正文时间线的时候,他们俩已经没有辣么年轻了,他们的闺女都已经到了能闯荡江湖的年纪了~ 

都是又老又俗的梗,我只是单纯的想写个双白的女儿,然后看他们携手江湖,平安喜乐~


4、

蹇月在武林大会开始的前一天,终于磨磨蹭蹭的到了钧天镇。

其实,来参加这次武林大会,才是她此次出行的目的和缘由。

本来嘛,现在全武林都想着怎么把死灰复燃的七星教打回十八层地狱去,她作为七星教的少主,天玑阁未来的主人,当然要为父亲分忧,出来探(you)听(wan)一番。

不过在发现了齐之侃就是他父亲日思夜想【/划掉】的那个画中人后,这一目的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毕竟比起如今还在他父亲预料之中的武林局势来看,他父亲与他父亲一直念念不忘的齐之侃到底发生过什么,显然更加重要。

所以她给蹇宾那封信,激将的意图更多些。

想当年她第一次偷看齐之侃画像的时候,还一度以为是他父亲情人眼里出西施,于是下笔时,自动美化了对方的形象。但现在她知道她错了,明明是他父亲大人的丹青还需要再练练,没办法,真人比画好看。

从小就被教育江湖险恶、要识人心的蹇月,在见到齐之侃之后,就信了相由心生的说法。

这么正气凛然的长相,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如果能解开误会,以他父亲念念不忘的状态,一定会很开心吧——今天的蹇月,又为她父亲后半生的性【/划掉】幸福操碎了心。

不过,等她发现,十六年前大破七星教的齐大侠也是此人,她开始思考“真·身败名裂”的可能了。【微笑.jpg】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向蹇宾问起“娘亲”的问题的时候,蹇宾会深情复杂的说,死了。

哦,你说蹇月知不知道她是蹇宾“亲”生的,当然是……知道的啊,只是教主大人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罢了。

5、

齐之侃在江湖上,也算小有名气的。不过比他的侠名更出众的,是他铸剑师的名号。

当然,也不少江湖侠客认为,以齐之侃的武功、气度而言,他一心铸剑,反而耽误了他在江湖里的发展。

蹇月倒是觉得,就以齐之侃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如今的发展已经算很好了。

毕竟在拉着小八彻底翻了下齐之侃这些年来的“丰功伟绩”之后,她无奈的发现,除了有江湖传闻他破了七星教之外,齐之侃近些年的产出只有几把神兵利器,剩下的都是一些鸡毛的琐事——比如见证某个前辈金盆洗手之际,顺便调解了那位老前辈红尘往事的情债;再比如作为铸剑师随便去深山找个矿石,就嘴炮了一个团居很久的山贼团伙自首向善……长此以往,便落了个仁侠之名,也是让蹇月嗤之以鼻的神奇。

不过关于齐之侃攻破七星教的事情,只是江湖流传,一旦推敲起来,好像满是疑点。

反正蹇月并不相信茶楼里齐大侠勇闯七星教、大战三天三夜的版本,也不太信江湖话本里齐大侠色诱七星教主、大战三天三夜的版本。

但考虑到自己的存在,后者……好像有点靠谱……

6、

三月初三,武林大会如期而至。

所谓武林大会,是由现今武林盟主毓埥向整个武林发出的邀请,旨在友好交流的基础上,共商讨伐七星教的对策。

七星教本已经销声匿迹了十几年,就在近几个月开始,又被武林侠士发现其行踪——想不发现也很难,毕竟他们招收门徒的动静向来很大。

你见过邪教散播教义的时候大张旗鼓还带演讲么?七星教扛着白虎大旗的时候,就是这么嚣张。

反正出来跑宣传的七星弟子都是腿长、行动快的,宣传的地点往往选在几大门派势力的交界处,根本逮不着。

可照这个趋势下去,七星教的反扑近在眼前。

当年把七星教灭门的各大门派慌了神,纷纷毓埥求助。

遖宿本就是当今武林第一大门派,毓埥作为遖宿的掌门也是武林榜排名前三的高手,举起灭邪的大旗自是义不容辞,振臂一会,便有了此次武林大会。

当然,大会嘛,说的通俗点,就是在遖宿的地界上,请来一众江湖侠客,大家吃个饭,聊个天,切个磋,然后再商量下谁出钱、谁出力。

如果众心齐,自然是共襄盛举,若不齐,那就等着向来小心眼的七星教报复回来吧。毕竟灭七星的时候,凡是武林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或势力几乎都有份。

当然,当年最最关键的还是齐之侃。

这不,几乎从来不参加武林集会的齐大侠,恐怕也是心有戚戚然,才接受了这次的邀请。

就在武林人士纷纷敲着自己小算盘准备让齐之侃率先顶缸的时候,蹇月也带着满满的恶意来到了这暗流涌动之地。

7、

再次见到齐之侃之前,蹇月是想过以色诱为饵进而推向身败名裂的。

但她高估了她自己。

等她真的看到那副正义凛然的笑容和酒窝的时候,蹇月终于正视了颜控是病的事实。

但审美这玩意绝对是遗传,蹇月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他那常年端着高冷范的父亲,就是栽在这个酒窝的深坑里的。

就在她准备硬着头皮打个招呼先的时候,那边已经向她走来的齐之侃被半路截了胡。

截胡的是蓄满络腮胡的盟主大人……和一个阿姨。

不要怪蹇月形容刻薄,这位女侠年纪着实不小了,跟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却帅的青春洋溢齐之侃一比,差距更大。但目光灼灼的仿佛要把齐之侃吞之入腹之心,表现的实在太明显。

于情于理,蹇月都得叫她一声阿姨。

她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摆出平日里跟蹇宾撒娇的气势,一路小跑的到了齐之侃身边,拽着他的胳膊往旁边一扯,也不在意对面那两个人什么反应,对着齐之侃就开始兴师问罪,“为什么不叫我起床!你昨天明明说会带我一起过来的!”

回应她的自然是齐式懵逼。

但蹇月这独角戏还准备唱下去,“有你这么当父……辈的么?还江湖人称齐大侠呢!说话不算话!”

毓埥最先反应过来,“齐大侠,这位姑娘是?”

“我叫齐月,是……”蹇月特意瞄了一眼渐渐缓过神来的齐之侃,才跟毓埥说,“不告诉你。”

“这是……让盟主您和毓女侠见笑了……”齐之侃状似不好意思的低头浅笑,而后一本正经的给蹇月介绍,“阿月,这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毓盟主,这位是毓女侠,毓盟主的姊姊。”

目的达成,蹇月自然一副受了惊吓之后装乖的表情,“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是……毓叔叔、毓阿姨好!”

看着毓玲一副气晕厥的表情,蹇月心满意足的准备闪人,“那我不打扰你们谈正事了……我去周围转转。”

说完就要溜之大吉,不曾想反而被齐之侃一把拽了回来,还被附送了一个温煦的笑容,“来都来了,走丢了怎么办?”

毓埥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毓玲,随后一拱手,“齐大侠,大会之前,在下还有事需要去叮嘱下,先失陪了。您和……这位齐少侠请自便,有什么问题遣人来找我便是。”

齐之侃自是回礼,“在下只是一介莽夫,毓盟主实在太客气了,您要事在身,又身负重任,理当如此。”

“齐大侠太过谦逊,尤其是在应对七星教的问题上……”毓埥还想说什么,却被前来寻他的下属打断,只好拽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毓玲先行离去。

外人走了,齐之侃不慌不忙的用眼神询问蹇月。

被盯得心里发毛,蹇月咽了咽口水,眼神三瞟两瞟才直视齐之侃,尽可能把话说的理直气壮,“我是不忍心看你遭到那个阿姨的荼毒,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你怎么一副狗咬吕洞宾的表情!”

“那我还应该谢谢齐少侠了?”得到这个答案,齐之侃忍俊不禁。

“好说好说……”蹇月满意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再次盯着齐之侃,“不是我会错意,打扰你好事了吧?那你的眼光可真够差的!”

齐之侃轻笑了一声,“我说过么,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故人,由此可见,我眼光好得很。”

蹇月翻了个白眼,下意识的想怼一句,却发现齐之侃的视线不在她身上,而是望着空地旁开得正艳的桃花,似是回忆起了什么,笑容清浅,眼波温柔。

倒是蹇月,想起自家庭院里种的十几株桃树,连假笑都笑不出。

8、

蹇月从来没开过这么无聊的大会。

好吧,她好像就没开过会。

本来还计划着装作年幼无知跟周遭的武林人士打探一下口风,但如今她心情不好,旁边还坐着齐之侃,只能面无表情的听毓埥在高台上忽悠。

按照毓埥的话来说,七星教的作恶,是从三十前开始的。

这点蹇月是知道的,虽说教里的版本是“七星教的邪教之名,从三十年前开始流传”,但意思差不多嘛。

“此教源于越支山的另一侧,进入中原腹地后,广收教徒,扩张势力。其教法诡谲、信奉凶兽、荼毒平民、作恶多端,实乃中原武林之公敌。”

教法诡谲?好吧,毕竟中间隔着那么长的一道山脉,言行举止互不理解是正常的。

信奉凶兽?白虎很萌的好么?!

荼毒平民、作恶多端?这个锅有点大,用什么样的姿势才能甩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十六年前,在齐之侃齐大侠的帮助之下,武林联盟才将其剿灭。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近些时候又开始蠢蠢欲动。”

嗯,除了用词不当,好像没啥大毛病。

“在做各位想必是听说过的,七星教教主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他隐忍这么多年,恐怕就是等这时机成熟之际,卷土重来,一举击垮我各门各派。”

心胸狭隘?毛线!我父亲胸肌很发达、胸膛很宽厚好么?!至于记仇……到是……没毛病。

“在下不才,但既然被大家推举成武林盟主,我遖宿自是会倾尽全帮派之能,为这次铲除七星出一份力。不知在座各位,对于如果歼灭七星教,有和高见。”

话音落后,毓埥满意的听着台下远远近近的奉承和支持的话语,不过脸上依旧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求贤若渴的神态。

但在“高见”这事上,大家七嘴八舌,并没有太多建设性意见。

最终,大家的目光,落到了齐之侃身上。

齐之侃也不推脱,起身拱手,“诸位侠士说的都在理,不过我认为,还是应该找到他们的行踪和真正的据点吧。我当年算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现在,恐怕是没这个运气了。”

9、

一群人大讨论太阳下山,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

蹇月以没胃口为由,推脱了齐之侃晚饭的邀请,无精打采的回了下榻的客栈,就在准备推门的时候,心下一惊,不由得竖起了全身的警戒。

待听清了房间内的呼吸,蹇月想都没想,转身就要跑,迎接她的,却是一招大擒拿。

蹇月一窝身,以为闪过,手腕却被抓了个正着。反手要挣脱,却再被扣住。她斜身侧踢,不料被对方灵巧闪躲,蹇月干脆一个旋身,要将那人过肩摔出,却反而露出了破绽,双手死死的被剪在了后背,挣脱无望了。

而她客房的门,此时也从里面打开了,白衣翩翩、容貌怡丽的七星教主、天玑阁主好整以暇的看着满脸委屈的自家闺女,面色柔和,嘴角带笑,“自己回去,或者让阿大把你打晕了带回去,选一个吧。”

=======

能够收拾熊孩子的人出现啦~~

评论(19)
热度(66)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