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武当侠士X蔡居诚】大道三千只取一piáo》(46-50)

前文:1-45-1011-2526-3233-45

46、

真正见到方思明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叶清尘一开始是去江南寻人的,最终却在中原找到了他。
方思明坐在茶楼二楼靠窗的位置。

对,就是最有故事的那个位置。

叶清尘直接轻功上的二楼,翻窗而入自顾自的坐定后,毫不客气地倒了杯茶解了口渴,才开门见山道,"思明兄,有个事需要你帮忙。"
方思明放下茶杯一挑眉,没说话。
"那个......"话到嘴边,叶清尘才觉出点不好意思,"那个我师兄,蔡居诚,在玲珑坊的事情,你知道吧。"

"嗯,下面的人提过。"身为"玲珑坊背后的势力",方思明也没藏着掖着。

"我呢,现在想......"叶清尘还是用了那个词,"想赎他出来。"

方思明有些探究的盯着叶清尘,盯得叶大侠脸上有些发烧的时候,才开口,"那些细节我不太过问。"

"好的,很好,最好不过问。"叶清尘肯定道,不过很快改了主意,"你还是过问下吧。不是,不是让你主动过问,就是如果下面报上来什么事,你就高抬贵手一下下,或者两下下那种。"

闻言,方思明似乎终于有了兴趣,"给我个理由。"

叶清尘心虚的摸摸鼻子,看着方思明一副你不说我便不松口的样子,只好原原本本的交代了。

47、
叶清尘是去年春节的时候,第一次找上蔡居诚的。
早在第一次陪香帅去玲珑坊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点香阁里竟然有武当二弟子的牌子。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重名。但他很快就知道了,这个蔡居诚,就是他入门的那天用生命和智商在作死的蔡二师兄。

说实话,叶清尘对蔡居诚的第一印象很一般,带着点嫌弃的那种。

倒不是因为他对于师门的背叛,甚至不是因为他拿假香对即将入门的可爱师弟残忍的陷害。

毕竟,那时的叶清尘虽然被送到了武当拜师,但对师门的情谊还颇为浅淡,对于未果的陷害也不甚在意,因此对蔡居诚的所作所为没太大感触。

当时只觉得蔡居诚被嫉妒驱使什么的,实在是小心眼成不了大气。

而围观了他陷害武当不成,还被"同伙"翟以天卖了个干净之后,叶清尘对于蔡居诚的评价就变成了小心眼的蠢货。

等他得知蔡二竟然能再被翟以天坑一次,并直接被"卖"到了点香阁只能陪酒还钱,所谓评价就只剩下蠢了。

还是蠢到无以复加、毫无自知之明的那种。

带着这种嫌弃的情绪,叶清尘并没有掏钱去嘲笑"丧家之犬"的欲望。

直到去年的春节,实在无聊至极的他,在路过玲珑坊的时候,被梁妈妈招呼了进了点香阁,抬眼,就看到了写着蔡居诚名字的牌子......

48、
最开始吧,大概是带着捉弄炸毛猫的心情。

毕竟点香阁里的蔡居诚,即使叫的再凶,也不过是只拔了牙的老虎。钱都花了,礼都送了,怎能不自己找点乐趣。

至于什么时候开启了"我师兄即便蠢,也是蠢萌的蠢"的痴汉模式,叶清尘也说不清。

大概是从他努力营业的同时还惦念武当掌门的糖葫芦开始,也可能是从那次表示被开导了之后别别扭扭的回礼开始,叶清尘逐渐意识到,这个动不动恶言相向、恶名远扬的武当二师兄,有点,可爱。

至于把宁宁他们直接轰出点香阁,说这不是小孩子来的地方的蔡居诚,怎么看都不是那么不可救药。

应该就是自那之后,某些情绪开始滋生,自由成长,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49、
"你在可怜他。"方思明肯定道。

50、
"也许吧。"叶清尘没否认,但很快补充,"但最开始肯定不是。"

"最开始那三个月,我几乎天天报道。等我意识到我每天第一个决定是去玲珑坊的时候,都怀疑蔡居诚或者梁妈妈给我下了迷魂药。"

"那种被同一个情绪支配的感觉,其实让人有点害怕。"
害怕自我的迷失和无能为力的沉沦。

叶清尘反思过,他是不是特别容易被那种反差萌的人吸引。

当意识到那个张牙舞爪的表象下,是一个带着些许扭曲却意外柔软灵魂的时候,叶清尘的心也跟着塌陷了。

但理智还是让他停下了这种近乎失控的行为。

"我大概坚持了半个月没去见他。"

他以为自己会和往常一样,将一切慢慢淡化,但那一十五天,并不是一个冷却期,只是给了他足够长的时间去回想蔡居诚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之前浮在表层的感情,开始沉淀,慢慢的,品出"可怜"这种心情。

"倒不是因为他没办法武当掌门,又被骗到玲珑坊。"叶清尘组织着语言,"就是觉得,至今为止,他生活和成长的环境,限制了他的眼界、他的思维,把他能够做出的选择完全局限住了。"

"不管是奔着下一任武当掌门这一目标徒劳无功地挣扎,还是如今在玲珑坊里为了自由镜花水月般地挣扎。"

"他的世界真的小得可怜。从武当后山,再到武当后山。难得出了武当,到了金陵,恐怕他连玲珑坊的大门是冲哪个方向开的都没搞清楚,就直接被困在了那个四方的院子里。"

"那时我就在想,给他自由,给他足够的选择的余地和生存的资本,那么他的悲剧是否就能够真正终结。"

"即使他到时候不会选择你?"方思明问。
"对。"这是叶清尘设想过的一种情况。
"蠢得是你。"万圣阁少主最后这么评价他。

叶清尘只是笑得一脸平静,"也许吧。但真到了那天,我也会得到属于我的胜利。"

-TBC-

不要嫌弃叶大侠圣母。某种意义上,只有让蔡师兄足够自由和自主的选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况且,如果不是之前得到了蔡师兄的回馈,他也不会开启这一步计划~

 

评论(5)
热度(58)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