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武当侠士X蔡居诚】大道三千只取一piáo》(33-45)

前文:1-45-1011-2526-32

33、
蔡二师兄失眠了。
今晚他会听到叶清尘和梁妈妈的对话实属意外。
他本来是去那边藏东西的。
梁妈妈虽然闹过一次满院子翻私房钱,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攒钱的决心。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这次把钱物埋在了梁妈妈最喜欢的那颗海棠树下。

他虽然被软筋散锁了经脉,但武当的呼吸吐纳功夫不是任何人能夺走的。借着夜色,他便能收敛气息,在玲珑坊里来去无拘。
今天本来不是他藏钱的日子。但白天叶清尘带来的解药一下子让他省下了十万两。压下其他繁杂的思绪后,他除了高兴,就是激动。于是,夜色刚浓,他就迫不及待的要来清算下他目前的存款了。

但他运气向来不好,遮掩好泥土刚要走,就碰上梁妈妈回屋。
好在他反应迅速,绕到屋后,闪进了阴影里,准备避一下便离开。
却没想到听到了梁妈妈那个大嗓门喊了一声“叶大侠--”。
 
34、
蔡居诚把自己又翻了个面。
十五万,这是叶清尘和梁妈妈斗智(扯)斗勇(皮)之后的结果。
他有三万出头。
如果上次没被梁妈妈打劫了,他原本应该有更多。
当然,他知道,如果没有叶清尘,他的债务绝对不止十五万。
他也知道叶清尘是准备自己掏这个钱。
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但他本能的想拒绝。

他隐约觉得,如果他真的让叶清尘出了钱,他欠下的债可能就真的还不清了。
可转念想,还不清叶清尘总比欠着梁妈妈要强。

强得多。
 
35、
可这份债,他要怎么还。
叶清尘出手这么阔绰,显然是不缺钱的。【叶:不,师兄,我缺钱!
而他选择正面杠上梁妈妈和整个玲珑坊,要的肯定也不是让他蔡居诚再还一遍钱。
叶清尘喜欢他。他不是不知道。
但他不在意。

即便是他,也知道,这种朝露般的喜欢,在意起来才是真蠢。
他不想犯蠢,可心却静不下来了。
 
36、
他刚进玲珑坊的那段时间,来这里点他的江湖侠士并不在少数。
武当弟子也不是没有。
当然,对于那些看他笑话的,他没给什么好脸色,也发生过口角。
有些人来过一两次,新鲜感过去了便就不再来了。

叶清尘是个例外。
他并不算来的最早的那一批。
可他连着三个月,几乎是天天来。
 
很长一段时间,蔡居诚都把他当做有钱的傻子。
直到三个月之后,叶清尘消失了。
 
37、
说不失望,是假的。
蔡居诚在有些愤怒于少了个私房钱来源之外,竟然有种“他果然受不了了吧”的扭曲快感。
仿若只要是他意料之中的,便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当然,他错估了叶清尘的恒心。
那货半个月之后又出现了。
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临时接到了一个报酬丰厚的委托,时间太赶,没来得及说。
当时还厚着脸皮表示,以后一定会留下消息。
此后便定下了初一、十五一定会来的规矩。
甚至腊月十五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保证,正月初一,他一定来玲珑坊拜年。
 
然而,他食言了。
 
38、
蔡居诚曾一度以为,他会一直保持“冷眼旁观看姓叶的什么时候彻底消失”的状态的等待着叶清尘的彻底消失。
然而,大年初一的深夜,在没有叶清尘的新春第一天,蔡居诚的愤怒混杂着他不太愿意承认的难受。
当然,他认定这种情绪与“叶清尘不再来会增加攒钱逃出这里的难度”有关。
“看,那个姓叶的也不过如此。”他宽慰着自己,“你期待着什么呢?”
这想法吓了他一大跳。
他……期待着什么呢?
 
39、
蔡居诚提笔写下武当心法第十一重的时候,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期待。
包括夫子庙的庙会、金陵城里的糖葫芦和望江楼的清蒸鱼。
他一点都不期待,就像他也不会因为叶清尘迟了一天但还是来了就高兴一样。
如今他手书武当心法是出于无聊。
以及那个姓叶的已经可怜到了没钱买心法的地步了。
对,他只是可怜他。
好吧,他承认,他这一下午的确心情不错,于是这册由他武当未来第一人手书的价值连城的武当心法,只是赏给那人的。
 
他应该是亏了一些的。
但他觉得他们扯平了。
 
40、
张简斋特质的软筋散的解药出现了。

41、
叶清尘瞒着他去找梁妈妈算账了。

42、
他要帮他还债赎身。
不,不是赎身。
那人说的是“带他走”。
 
43、
如果现在还要坚持说他完全不在意叶清尘的所作所为那便有些自欺欺人了。
但也不能完全归纳为在意。
大概只是叶清尘至今的所作所为,积沙成塔,终于超过了他可以“理所当然”的范畴。
这种情形,让人不爽,更多的,是让他不安。
他不想亏欠谁。
就像他从不允许被谁亏欠。

44、
在元宵之前,他一定要想出一个一劳永逸、两不相欠、从此再不相干的法子。
一定!

45、
此时此刻的叶清尘还不知道他师兄即将步入牛角尖。
他只是在努力的去联系方思明。
他就说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多亏梁妈妈的提醒——玲珑坊,可是万圣阁的地盘。

-TBC-

叶大侠去寻求外援了,你们猜小明帮不帮他?

评论(8)
热度(77)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