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武当侠士X蔡居诚】大道三千只取一piáo》(1-4)


『时间线是已经攻略很久了。蔡师兄态度明显暖化了,但离攻略成功,还需要继续努力~』

1、
叶清尘快马加鞭抵达玲珑坊的时候,差不多是晌午了。
正在打扫的小虎子一看到是他,赶紧迎上去帮他牵马。
“叶大侠你来啦!我就知道我我没压错宝,你不是薄情寡义的人!我待会就让二狗子把钱还给我!”
“又拿我们俩开赌盘。我脾气好不计较,让我师兄知道,仔细你的皮哦。”叶清尘心情不错,满脸笑的吓唬着。
小虎子年纪轻轻却看透了本质,“蔡少爷就是脾气大了点,反倒是不会欺负我们。”

叶清尘也不去追问这坊子里是谁欺负了谁,扔了一串铜钱给小虎子,“拿去,下注还是买吃食随便。”
“谢谢叶大侠!”小虎子声音更高了,下一句却是悄悄说的,“蔡少爷从昨天晚上开始脾气就特别大。”
闻言,叶清尘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也悄声说道,“最多一年,我就把他带走。”
“好嘞!”知道该怎么下注的小虎子,牵着马高高兴兴地往后院走了。

叶清尘轻车熟路的往里走,早就听到声响的梁妈妈打着哈欠出现在二楼楼梯口,“叶大侠过年好啊。”
“给梁妈妈拜年了。”叶清尘一抬手虚拱一下算是施了礼,脚下未曾停顿便朝梁妈妈走去,蔡居诚的房间在那硕大的身躯后的走廊尽头。
梁妈妈去堵住了他的去路。
不等她开口,叶清尘就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钱袋,用手指捏着晃到老鸨的眼前,“规矩我懂。”
梁妈妈眉开眼笑的收下钱,打开一看数目,“叶爷,这多出来的数是?”
已经快步走远的叶清尘头也不回的高声说了一句,“爷今晚留宿。”

2、
象征性的敲敲门,在蔡居诚任何拒绝的话语出口之前,叶清尘就不请自入了,“师兄我回来啦,想我了没~”
蔡居诚站在小厅里,与门口有着说不清是“准备锁门”还是“起身迎接”的几步距离,看了一眼风尘仆仆的叶清尘,迟疑了一瞬,说出的话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有钱给,没钱滚。”
叶清尘挑眉,意识到他和蔡居诚的好感度似乎直接降回了九个月之前。
不过说好了大年初一过来,可初二才到什么的,的确是他失信在先,“钱呢,梁妈妈正数着呢,礼物呢,当然带了。”
在蔡居诚几乎实质性的目光下,叶清尘从包袱里取出一长条形的纸包,层层的打开,是一只用糯米纸细细包裹着的糖葫芦,笑盈盈的递给他。
蔡居诚抿了下嘴,但手只动了一下并没抬起来,看向叶清尘目光改为瞪视,“我要石头,谁要吃这种东西。”
叶清尘不管他嘴上怎么说,把糖葫芦塞给蔡居诚,“庙会上那老伯架子上的最后一串,你勉为其难的先吃着,石头什么的,我慢慢拿么。”
蔡二师兄接受了这种说辞,一副较为为难的表情咬上了那颗饱满的裹着糖衣的果子,并没有在意叶清尘之后从包里掏出了什么。
把准备好的青金石和萃玉放在桌子上,叶清尘看着矜持并心满意足的吃着山楂果的蔡居诚,想起了武当山上朴师叔对他说的话。

3、
大年三十那天,叶清尘是带着包了圆的糖葫芦架子回的武当。
春天的时候,蔡居诚在三生树下对他说的话,他一直都记得。
像模像样的把一串串糖葫芦分给武当的师兄弟,最重要的是给萧掌门留了一串。
萧疏寒婉拒了。
他本就是半辟谷的状态,这俗世的吃食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吃。
那串糖葫芦最后便宜了萧居棠。吃着第三串(邱师兄也给了他)糖葫芦也堵不住他的嘴,“叶师弟,怎么突然想起来买糖葫芦啊?”
“小师兄不喜欢吃么?”叶清尘跟他避重就轻。
萧居棠明显想继续八卦,好在朴师叔叫他过去算是省下了他不少脑细胞。
只不过,朴师叔的问题跟萧居棠的差别不大。
叶清尘心中权衡了一秒,道出了实话,“有个在金陵的师兄告诉我掌门喜欢吃。哦,他用的词是‘不讨厌’。”
朴道生明显听懂了,“掌门他,辟谷之前的确不讨厌吃,但也没多喜欢。”
在叶清尘疑问的挑眉中,这个老实的道长解释道,“是因为他自己喜欢吃,觉得那是庙会中最好吃的东西,所以一定要给掌门带回来。
“那时他手里的钱也不多,只买了一串,自己只吃了两颗,剩下的都拿回来了。
“掌门吃了一颗,剩下的都让居棠吃了。当时他的小脸一下子就黑了。如果我当时就往心里去也许……”

4、
望着眼前这个细细嚼着山楂果肉的前武当弟子,叶清尘几乎可以想象那个也就十岁出头的蔡居诚,那个在吃了一口糖葫芦之后,觉得吃到世间最好吃的食物的小小少年,那个没忍住吃掉第二颗后,就再也不肯吃、心心念念的要把这个带回去给最敬爱的师尊的二徒弟……他再次无比感谢一年前鬼使神差决定来玲珑坊的自己。
真的是捡到宝了!
现如今吃到第三颗的蔡居诚,终于受不了他这个便宜师弟深情款款的视线了,“要吃自己去买,这串是我的!”
说完,狠狠的咬掉了第四颗。
叶清尘心里说着可爱,嘴上哭着穷,“我修炼的钱都快没了,都给你买了礼物外加孝敬梁妈妈了。”
他本是随口一说,经过一年的艰苦奋斗,现在他也算是生财有道了。
可蔡居诚却是是信了。
还准备继续贫两句的叶清尘就看着本来吃得高高兴兴的师兄停住了嘴,似乎思考了片刻,瞟了他一眼又马上移开视。那颗直接塞进嘴里的山楂才被咬了一半,另一半还鼓在左侧的腮帮子里,他慢慢嚼着咽下,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没钱就滚”。
还不等叶清尘“理论”上两句,蔡师兄的就把糖葫芦推回了他手里,“不吃了,扔掉。”
“啊?”纵使攻坚了一年的蔡氏语言体系,叶清尘还是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二师兄的意思。
好在他“善解人意”的师兄又皱着眉给他重复了一遍,“我不吃了,扔掉。”
想到一种令人心情愉悦的可能,叶清尘满眼含笑的试探了一句,“扔掉多浪费呀,好歹是我千里迢迢给你带回来的。”
“那你就自己吃掉。”说出这句的蔡居诚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不再理会叶清尘,转身准备回到里厅。
叶清尘哪肯放过这绕了十八弯的山路才到他面前的善意。将人一把拽回直接扣在怀里,在任何抗议出现之前直接堵住那张从来不有话直说的嘴。

—未完待续—

忍了半天没忍住,还是嫖了蔡师兄~
他有那么————可爱~
开车无能我们就纯纯的爱吧~
会有下一章系列~
我争取元宵节前后更完【我就是随便插个旗,别当真】 ​​​

评论(4)
热度(124)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