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齐蹇衍生/武侠AU】《大侠齐和教主饼》08

大侠和邪教教主的AU,前文请点“大侠齐和教主饼”的tag啦~

28、
公孙晴接到第一封密报的时候,是在半夜。
那时候的蹇宾父女还在马车里奔波,未到别院。
截水城。密报上只有三个字。
公孙晴将密信展平递给毓埥,“这是他们下一个落脚地,也许只是路过,也许是个小据点,也有可能藏着其他大鱼,毓盟主,要跟么?”

毓埥冷眼打量着公孙晴,问道,“多大把握?”
“七八成吧。”公孙晴说的保守,要来截水城的地图,点着周围的地势简要说明,“截水城在遖宿势力范围的边缘,范围却不小,官道发达,水路畅通,周围除了山就是林,相对孤立,但或进或退都有无限可能。”
盯着毓埥将信将疑的目光,公孙晴总结道,“若是要我来按照大隐于市的标准挑选城池,这是个不错的地方。”
随后,公孙晴握着笔在地图上七点八点,嘴里还叨叨不绝,片刻之后圈出了三个位置,“这三处的街道和房屋布局都方便改造,具体哪处被使用,还得等下一步的情报。”
虽然心底还有疑问,但看公孙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毓埥蹙着眉,命人点了弟子和亲随,轻装简行向截水城出发。

天光微亮的时候,第二封密报到了。
传来的是一张简易的地图。展开一看,公孙晴轻笑一声便直接递给了毓埥。
毓盟主赶紧拿来刚才那张截水城地图参比,果然是公孙晴标出的其中一处。

没去理公孙晴的洋洋得意,毓埥吩咐下去,“再休息半炷香的时间,尔后全速赶往截水城。”

29、
蹇月悄摸摸的来到书房外的花园时,蹇宾已经站在了书房门口。
不过还没等到蹇宾有所决断,书房的门已经从里打开。
蹇宾一愣,下意识的避开了门内那人的眼神。

“参见教主。”即便被躲闪开了视线,阿五还是恭恭敬敬的弯了个身,抱拳行了一礼。
当然,若不是他衣服下摆悬空、只能坐在轮椅之上,这个礼可能会行的更体面一些。

“可有异样?”呼吸之间调整好了心境,蹇宾找回了天玑阁主的态度。
“略有异动,但我在此,便无妨。”阿五知道蹇宾会来,自从阿月把那人关进密室之后他就知道。
“如此便好。”蹇宾又迟疑了须臾,转身便走。
“教主不去看看么?”
“不必了,我信你。”蹇宾驻足,微侧头,未回身。
“少主也这么说。”阿五轻笑,“小九也领命向我解释了些许。我也清楚,只要他没有背叛我阁,这断腿便与他没什么瓜葛。”
“阿五……”蹇宾心下不忍。双腿截断之前,阿五的轻功不说独步天下,也是绝代无双,可现今……
“少主的轻功看来是有了不少长进。”阿五未接话,视线望向了蹇月藏身的花坛。
被发现,蹇月也不再藏,主动现身,“阿五师傅把毕生绝学教我,我又怎么好意思怠慢练功呢。”
“你唯一没怠慢的只有轻功而已。”对于摸不清蹇月是否藏身这件事,蹇宾倒是习以为常。毕竟按照蹇月自己交待,她之所以看到齐之侃的画像,也是藏在书房内看到了他启动密室的机关。

蹇宾还想再说什么,小十已经来报,“遖宿一行百余人,到城外三里坡了。”

“阿月,你先带你师傅离开。”蹇宾命令道。
当初那次撤离,若不是因为阿五轻功卓绝,命他殿后,他也不会因此失了双腿,只捡回了半条命。

阿五自是不肯的,“教主,莫不是认为阿五在轮椅上就是个废人了。”
不待蹇宾安抚亦或是解释,蹇月已经替两个长辈做出了决定,“小十,把你师傅带走。”
小十领命,圈起阿五和轮椅转身就跑,不给任何人阻止的机会。
无视阿五越飘越远的抗议,明显被套路的蹇宾连瞪人的力气都没了,“说吧,还有什么是没告诉我的。”
“也就这些了,时间仓促,我想多做准备也来不及呀。”蹇月说的坦然。
蹇宾勉强信了,“先去前院吧。”

在蹇宾看不到的地方,蹇月超小九招招手。拿着千胜剑的小九,蹑手蹑脚的闪进书房里。
30、
齐之侃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一炷香之前,他刚捋清公孙雨所言之事。
现下,正偷偷摸摸的拆机关之时,却又听到了外面蹇宾和阿五的对话。

阿五是蹇宾的几个护卫里年纪最小的,也是当年对齐之侃排斥度最低的。毕竟,若是赶上去山林里寻个猎物,他俩是跑得最快玩得最好的。

当然,蹇宾为此公报私仇过。

可谁都没想过,这样一个应该飘然与天地间的人,会失了双腿。

这不是齐之侃的过,他却不想免责。

话音落了,人散了,齐之侃却没有时间再自责了。
毓埥他们已经来了,比预想的要快。他也必须抓紧时间了。

但门外毫不掩饰的脚步声让他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那人越走越近,但没启动任何开关,只是敲了敲墙,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放在了地上,就离开了。

等齐之侃终于在公孙雨的指导下拆空了屋内的机关,解开了外面反锁的限制,成功的出来的时候,他的千胜剑就那么安安稳稳的放在了他眼前的地面上。

齐之侃蹲下身子,背后也留着防备,捞起千胜的同时,已经一个转身,未出鞘的千胜已经架在了跟着出来的公孙雨的脖子上。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特意把一切告诉我的原因了吧。”齐之侃问道。公孙雨虽然武功全无,却浑身上下透着诡异。
“只是一场筹码等价的交易。”公孙雨还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出了封闭空间的缘故,气息比之前顺畅了很多。
“与谁?”
“令爱蹇月。”
“何故,是何筹码?”齐之侃并不信公孙雨作为天璇之子,这么做只是源于心善。
对此,公孙雨到未隐瞒,只是给出的答案不知真假,“她想要的是改变过去,而我要的,是选择未来。”
他说的不明不白,在齐之侃增了手上的力道后,无奈解释道,“她在意的是你知道真相之后的选择,而我在意的,是我那习惯全局在握的阿姐,是否也会露出预料之外的惊诧。”
公孙雨说完笑了笑,笑容很浅,却让人周身生寒。

31、
一夜奔袭,公孙晴带着毓埥一行来到了晓月别苑门前之时,已经接近午时了。
晓月别苑如同它平淡无奇的名字一般,与其他大户人家的庄院相比并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只是被几条街道相隔,划出来的被人忽略的范围并不算小。
而这等规模,显然是中等以上的据点。

作为前哨的裘振,已经用轻功查看了整个院落,并在这里等候他们多时。

毓埥打量着被公孙晴称之为裘振的的玄衣暗卫,有些心生警惕,这人武功似乎不在他之下。
应该是感受到了毓埥的注意,裘振在交代完基本情况后,也向毓埥行了一礼,便闪身再次消失。

毓埥皱着眉点头回应。对裘振袖口里隐约露出的暗扣有些在意,却没等他想出什么所以然,就被慌忙赶来的驻守截水城的遖宿弟子打断了思路。

截水城分部的遖宿弟子接到调令赶来的途中可谓是提心吊胆。
本以为这种敌人在眼皮子底下开据点的情况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却没想到毓埥虽然没给好脸色,却也只是让他们调派人手,包围大院。

在确定了整个院子,尤其是后门和侧门,都被包围了起来之后,是否攻、何时攻,成了毓埥与公孙晴需要商议的问题。

可还不等他们在对面的茶棚商议出任何结果,晓月别苑的门,已经从里打开了。

蹇氏父女,仿若毫不知情一般,大大方方的走出自家别苑。

32、
彼时毓埥和公孙晴在别苑对面的茶摊上还在商量计策,大门就毫无预兆的打开。
毓埥心心念念的蹇氏父女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大概是仇敌气场相冲,蹇宾一抬眼,便看到了无心喝茶的毓埥。
四目相对,蹇宾倒没显出什么慌乱,反而是毓盟主先愣了一下。
毓埥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一时抓不住线头。

此时,别苑大门已然关上。蹇月也随着蹇宾的目光看了过来,眼中神色有些变幻,但随她父亲一起,立在原地,未进亦未退。
这绝对不是一个围剿的最佳时机。但毓埥不会天真的认为,蹇宾会相信他这次的披星戴月的远道而来只是为了拉拢情谊。
一不做二不休,毓埥一招手,周围的遖宿子弟已经围了上去。

蹇宾挑眉,扫一眼围过来的众人,刚要开口,倒是蹇月秉持了天玑少主无所畏惧的心态,让他父亲稍安勿躁,“毓叔叔,您远道而来,怎么能不提前告知小侄,我好派人前去迎接啊。”
“贤侄客气,我们只是追寻着齐大侠的踪迹而来,没想到反而撞见了贤侄。”遖宿的人手还在调动,毓埥倒是不在意多“寒暄”几句,“就不知贤侄是否见到了你父亲呢?”
“不是您一路追踪而来么,怎么反而问起了我们?”
“因为我们追踪到的,就是贤侄和白大侠刚刚出来的这个院子。”毓埥步步紧逼。
蹇月的笑容更甜了,想说什么,蹇宾却接过了话头,“毓盟主这么说,我就不太懂了。这里只是在下名下的一处别苑,毓盟主要进去坐坐么?”

蹇氏父女端的一副热情好客,只是他们背后的别苑大门依旧紧闭。

是空城计,还是请君入瓮,是故弄玄虚,还是早有准备——毓埥皱起眉,一时不知应进还是应退。

33、
比起毓埥的进退维谷,公孙晴的目的就简单多了。
“白大侠既然如此好客,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公孙晴笑得势在必行,“毓盟主,请吧。”
而毓埥,也终于从蹇月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慌乱。
此时,毓大盟主也不计较公孙晴为了得到白虎令而置合作于不顾,手一挥,离门最近的遖宿子弟已然领命,打算撞……直接撞进了别苑里。

晓月别苑的大门,没栓。

毓埥来不及诧异,这厢蹇宾和蹇月也终于撕下了和善的伪装,亮了武器,眼看是要突围——俨然一副唱不下去空城计的架势。
此时不拦,更待何时?!

毓埥剑指蹇氏父女,而公孙晴却是冲向了别苑。毓埥瞟了她一眼,却不甚在意,只要抓住了蹇宾二人,公孙晴心心念念的白虎令便于他无益。

却不曾想,公孙晴的算盘也无法打响。

还未等她行至别院门前,先前闯入的几名遖宿子弟已经如同沙袋一般跌了出来。

就在毓埥暗叫不好,以为院内有埋伏之时——

只见别苑大门洞开,一白衣侠客,神色凛凛,执剑而出。

-TBC-

齐之侃在此,谁敢动阿蹇和阿月分毫!


评论(9)
热度(61)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