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糖酥酥和苏糖糖

 

【IE无差】人生就像点外卖,兜兜转转,总要习惯

文/一个终究还是忍不住脑补的脑残复检患者


*大概不算甜的甜饼,写了一个月……卡在这个时间点,已经完全没刀的感觉了_(:з」∠)_


所谓幸福就是,你拿着UBC的毕业证,但有人依旧愿意把你惯成个傻子。

外卖给你点,会员给你买,淘宝帮你逛,你不用思考关于你不熟悉的epay的任何环节,那人通通能帮你搞定。

因此,所谓哀愁就是,励志把你惯成傻子的那位,不在你身边。


这是他们分别的第7个星期。

面对那个神奇的app里种类繁多的饭食,马先生第N次的开始想念易柏辰。

易柏辰已经赶了几天的大夜,他却用整个白天在等戏。


明明相隔仅二百多公里,明明在同一个时区,两人愣是活出了东西半球的时差。


一个下戏的时候,另一个可能就要上工了,断断续续,聊不上两句。


易柏辰那边日程很满,开始的时候还说要远程包揽马先生的一日三餐,但最后忙到自己饭都没得吃。


马先生自是不忍再让他操心,便说和同组一起吃。小孩虽然有一丢丢的不愿意,但他的意见最后都进了他的睡梦里——跟马先生视讯的时候直接睡着了。

马先生其实也不太有有和别人同桌吃饭的心情。之前五个月的养成的习惯哪那么容易戒掉,他也不愿意忘怀就是了。可自己吃了几次馆子,就浑身不自在。


不过,内戏的唯一好处就是不管是否相熟,大家都是同一公司的同事,艰难困苦之中总能快速的建立起革命友谊,简称——让人教导一下怎么使用外卖软件还是很easy的,搞定支付方式就好。

过年的时候抢到的红包一直都放在微信里,欧皇马可不是白叫的。


如果用完了的话,就让易柏辰转给他,到时候再用其他方式还就好了。


至于点餐,虽然这一年来,他非常不符合学霸人设的一直没怎么提高的中文读写水平,但辣字他是认识的,其他的,他可以不挑食。


但他是真的在怀念易柏辰包揽所有点单的日子的。

他选的,总是合心合意的好吃。


没办法,谁叫点餐的人,那么的合心合意。

这种心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其实他也说不清。


一切自然而言。

他就像被煮在温水里的青蛙。只顾贪恋着温暖,便一点点沦陷。

好在这水一直的温暖适宜的,没有将鲜活的心跳煮成死寂。


他也不是没有患得患失过。

但担心和抗拒不能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

那个人就一直在那里,不远不近,目光如炬。


马先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易柏辰生病的。

毕竟前两天听到那孩子鼻音变重的时候,对方满不在乎的表示日常过敏而已。

再接通语音,就是那孩子嗡里嗡气的表示,马马,我好难受。


马先生不是医生,也不是什么能治病的药。

虽然心情上可以让他纾解下委屈,但终究还是有些挫败的无力。


“吃饭了么?”马马突然想到。


捧着马马给他隔空点的粥,易恩吸吸鼻子,心情复杂。

“厉害了哦,都会给我点外卖了。”当然,粥是暖的,暖到胃里,也就暖到了心里。

“我本来就好厉害呀。”马马盯着他把粥吃完,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也只能干巴巴的表示,“好好休息哦。”


“好想快点拍完哦。”

“好想休息哦。”

“好想你哦。”

“马马你想不想我哦。”


“想你……快点好起来啊!好啦,睡吧~”


药劲上来,易柏辰最终是没追究那句想念。


视频挂断,马先生叹口气。

怎么会不想念呢。


可他们终究是两艘势必要出海的船。

航线不尽相同,狂风暴雨、时日不定,归期交错、鲜少重合。

但他们需要习惯。

未来的路,可能会越走越远。


这片海广袤无边,他们极目眺望,也许都看不到彼岸。


但他们终是要驰骋在波澜壮阔的海面。

等待某一天,再一起航行,一起靠岸。

-FIN-


评论(3)
热度(39)
  1. 墨团子糖酥酥和苏糖糖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糖酥酥和苏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